脑坑清空专用

实力脑坑……坑了就坑了

【丹黄】冷清

【他从眼前走过,还似从前一样冷清

连他的吻,带有好闻的桃子味道,既温暖又冷清;连他的笑,有着漂亮的弧度,以及眯着的眼睛,既温暖又冷清】

姜丹尼尔把这些文字敲打在电子屏幕上,本该睡觉的夜晚,姜丹尼尔却想着那个人,失眠了。

应该是在他眼里,釜山男子蒋建义,不需要安全感这种东西,所以他认为不需要给吧。

睡在隔壁的黄旼炫,陷入温暖而干净的被子里,睡的正酣,全然不知,自己的恋人不可遏制的遐想和失眠。

在一起多久了?姜丹尼尔试图用笔和纸,记下零碎的过往,试图把它们捋成爱情生长的脉络,看一看这中间究竟有哪一环出了问题,却怎么也下不了笔,不知从哪开始说好。

134天,如果按小时走是3216小时,如果是分钟……

姜丹尼尔摇摇头,觉得没有必要去考虑这些细节,却猛然发现原来才不足半年啊,但现在的境况,就好像相爱了7年的老夫老妻才会遇到的困难时期,却又只是自己单方面才遇到的情况,是不够爱吗?还是在了解后才发现,冷清背后是否真的有温暖?。

是怎么关注他的呢?演艺人,比普通人,只是多了一份自信吧。知道自己好看的时间和地点,毫无保留的把这些东西放大在镜头前,把不堪和鲁莽留给亲近的人或是同样“演戏”的人,所以哪有人能那么完美,只是在稍纵一逝的播出时间中,完美的伪装自己。

所以姜丹尼尔不喜欢后台,不喜欢宿舍,也不喜欢作为演艺人的自己私下的样子。只要在舞台上就好,即使看不到自己……

直到,在众多麻木的表演中,看到他冷清的坐在那儿,有人去闹他,兴致好的话他就回应,或是摆摆手拒绝。在大部分摄像机看不到的地方,他就做着自己的事儿,默默练习/看书/看电影/听音乐,兴致好的话他就唱歌,兴致不好的话就睡觉,像现在一样,躺在温暖的被窝里,丝毫不在意心事重重的恋人。姜丹尼尔有些羡慕这样冷清的黄旼炫,而且讨厌心事重重的自己。

他的心里应该有一座无人岛,姜丹尼尔想着。岛上没有别人,自己愉悦的生活,无论遇上风浪还是曝晒。「我的世界没有低谷,我也不去想这些」-黄旼炫曾经这样说过,姜丹尼尔记得。

为什么爱了?进入这一题不容易吧,公众人物、男男,以及难以触及的黄旼炫的内心。在录完节目返回宿舍的车上,睡着了的黄旼炫把头靠在了姜丹尼尔的肩膀上,有些重量。轻微的呼吸打在侧脸上,痒痒的,仔细端详这种高级的脸,冷的犯青,大概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漂亮的喉结下面是隐隐露出的锁骨,敞开的衬衣领口里面还能看到淡淡的粉红色。也许,这冷清的人的里面,弥漫的是淡淡的诱惑,不是那种一下子扑面而来的汹涌欲望,而是猜测和探视,想知道这具身体的一些可能,缠绕着低喘着,仰着头湿漉漉得等待着这一时刻的爆发。下体的跳动,唤醒了姜丹尼尔深层的有点黄色的梦,「想得到他,让他变成红色」,除了出道站上舞台,姜丹尼尔好像又有了新的梦想。「哥的头发有甜甜的桃子味道」,轻轻的吻上他的发丝 ,有个好梦。

那段时间,是抓心挠肝的吧,多少次想要埋怨随时散发魅力的他,以及不小心被他俘虏的人们,姜丹尼尔咬着笔尾。「我不是会撒娇的人啊,哥你知道吧,如果通过我的方式,你会到我这边来吗?」每每在心里这样问着。

为他做过什么?他喜欢干净,赞美他的干净以及陪他的清扫机器人玩耍;他喜欢bobo,可以给予炽热的回应,让他脸红或是有旖旎的幻想;给他看到我的力量,展示腹肌和结实的下肢,让他为我的肌肉着迷;最快的累积人气,达到巅峰,让他永远能够时时我的样子。还有最重要的两件事:一、给他肩膀,困顿的时候给他肩膀依靠,愉悦的时候用宽厚的肩膀拥抱他,传递我们的喜悦。二、跟他告白

用手跟他告白,在摄像机盲区和成员的空白地带,用力握住他的手,撞见他惊讶的眼神,以及问句,还是紧紧握住

用歌声跟他告白,在保姆车上,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给他唱歌,他会忍不住的清和,然后渐渐的向我的怀里靠来

用嘴唇跟他告白,在夜晚宿舍的阳台上,把他禁锢在墙壁以及怀抱里,不顾他的反抗,给予他一个黏腻而炙热的吻,然后在被打一巴掌或是被骂之前,再将他的动作用第二个吻封住

他当时在想什么?在台灯前失眠苦思的姜丹尼尔,回想告白那天黄旼炫的反应,明明也是单眼皮,却可以把眼睛瞪得那么大。由于贴的很近,他似乎也感受到下体的激动,努力向后躲避,却发现墙壁的存在,只能让他离燥热的肉体更近,他的耳朵是红色,嘴唇也红,脸也是红的,脖子及敞开的领口里面能看到的一切都是红的,这使姜丹尼尔着迷,并极力缩进彼此的距离,吻上领口边缘的锁骨,甚至往下,直到黄旼炫恢复力气,泛红的眼睛,推开自己。

回想到这儿,姜丹尼尔有些心猿意马了,第一次发生关系的画面紧接着闯入脑海,是在海边朋友的闲置多年的房子里。确认了恋情,却久久没有机会更多的表达爱意,在珍贵的两天假期,来到海边小屋,两天的胡作非为。他没有经验,顺着自己的带领,第一次感受到身体交融的疼痛以及快乐,并在这个假期随他沉沦在此;他肌肤敏感,容易留下痕迹,所以一遍一遍轻吻他的嘴和头顶,在臀部以及更隐秘的地方用舌尖和双手挑逗他治疗他;他盐过敏,不然在夏日的海边,应在在海里与他交缠,但浴缸也是不错的。那天,关于红色的梦实现了,之前的红和之后的红都看在眼里,累到深深的呼吸,都是红色的,是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没见过的红色。

现在幸福吗?洗了冷水澡回来的姜丹尼尔,像一只落汤狗狗一样继续坐在桌前,写下问句。隔壁卧室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是拖鞋的哒哒声,然后是倒水声。「不要走进来,不要走进来」姜丹尼尔还没有想好这一切,暗自期望睡醒的恋人,不要发现自己,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没有听到他的请求。

一只手放在姜丹尼尔的肩上,用好听的声音,问「这么晚了还不睡?」,手有点凉,跟他的人一样冷清。「还洗了冷水澡,嗯??」,恋人的手抓起脖子上的毛巾,为他擦干湿发,姜丹尼尔被滴落的冷水珠惊得抖了一下,取悦了身后的恋人,调笑的说「丹尼像狗狗一样」。然后像狗狗一样,被优雅的恋人领回去睡觉。

你爱我吗?黄旼炫睡觉喜欢平躺,不喜欢发出声音,棉被要老老实实的盖在身上,一人一张被子,这种冷清的睡法是被规定好的制式,除了性爱。姜丹尼尔侧着身子,看着准备入睡的恋人轻轻地抚摸他的黑发,「黄旼炫,你还爱我吗?」

黄旼炫睁开眼睛,看着恋人湿漉漉的眼神,轻轻地叹了口气,侧过身子,钻进姜丹尼尔的被子缩进他的怀抱,拿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感受心跳,「这一部分属于你,还有,我爱你」。 


评论(8)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