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清空专用

实力脑坑……坑了就坑了

【胡霍衍生】轩辕江湖(4)

第四章酒友

    看着令狐冲揣着酒抬腿就走,郭靖想着:传闻中令狐冲广交江湖朋友,最爱与朋友把酒言欢,怎得今日不见邀请我,难不成我吓着他了?郭靖摇摇头,正准备回房睡觉,只见令狐冲停下了脚步,举着酒坛子,转过身问“郭兄,瞧我都忘了,这是好酒,真真的好酒,咱兄弟在这遇见,我请你喝酒吧”,说着晃了一下酒坛。此时的月光正盛,房门被打开,正好洒在令狐冲的身上,惨白的月光下少年露出明晃晃的微笑,虽然并没喝酒,但面颊和嘴唇有些泛红,想是这酒气熏得。郭靖在心里赞叹:真是俊朗直爽的少年,便愉快的答应了,也随着令狐冲走了出来。

    刚才在房里没有看清,令狐冲借着月光瞧了一眼郭靖,才发现眼前的这位“高手”竟和自己年龄相仿,并不是什么前辈,便彻底的放开了,直接揽住郭靖肩膀,笑道“原来郭兄这么年轻,我还以为是什么老前辈呢,吓得我都不好意思邀请你喝酒了”

    郭靖皱皱眉,心想这小子的确是放荡不羁,自己成名已久,身边的人总是对自己敬畏有佳,很少与人近人,多少有些不习惯,刚想挣脱出来,再一想自己现在也是17、8少年人,好久没有与人亲近,这正好是这机会,结识一些朋友,可以更方便找到蓉儿,也就随着令狐冲揽着拽着了。

    想来是令狐冲常偷偷下山,对这片地区门儿清,七拐八拐就来到了一片宽阔的草地,放好酒坛,令狐冲直接躺在了草地上,拍拍身边的空地,示意郭靖也躺过来。郭靖顺势躺下,才发现这地原来是极佳的赏月观星的地点,深蓝静谧的天空上嵌着一颗颗闪亮的星星,像极了一条流动的河,近日着急寻找蓉儿,也是酸甜苦辣各种心情掺杂,虽然武功高强,但费神费心,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放松,不由得进入了这壮美的世界,勾起了嘴角。

    令狐冲此时却是抱着酒坛使劲闻了个不停,十分珍惜这坛酒,从怀里掏出一只碗,小心的将酒水倒入碗中,举到郭靖面前。

    “郭兄,回神了,这酒是一朋友送我的礼物,是康娘酿的酒,五年才出一坛呢,快来尝尝”

    郭靖接过酒碗,一饮而尽,这酒绵厚醇香,入口辛辣劲爽,不由得赞叹好酒。令狐冲听到自己的酒被赞叹也很是开心,夺过碗,也给自己满上一碗,痛快饮下,顿时豁然开朗。两人就这样你一碗我一碗,一碗比一碗喝的急,好像是在比赛般。酒过中旬,卸了力的两人,倒在草甸上,看着星空,在郭靖的要求下,令狐冲借着酒劲儿讲起了自己仗义行侠的故事,说道重点之处,还站起来为郭靖表演了一段舞剑。醉酒下,郭靖瞧着令狐冲生动的眸子,不禁想到这令狐冲竟然与爱妻蓉儿旧时一般精灵古怪,更是开心,与令狐冲更是亲近了几分。

    讲完自己的英雄壮举,令狐冲缠着郭靖让他讲讲自己,郭靖见令狐冲真想黄蓉一般可爱灵动,另一种情绪涌上心头,虽然一身武艺到了明朝,有机会再活一世,但对于蓉儿还是放心不下,也不知蓉儿在哪儿,至今也没弄找到所谓的郭氏一族,仿佛这些都是一个梦,一个假象。沉浸于往事,郭靖面露凄苦,缓缓说道“想我郭靖乃是愚懦之辈,心无大志,一愿我妻儿健康快乐,二愿战乱远离,民安国泰,终是负隅抵抗,妻子困死城中,城亡国破,子孙也不知何踪迹,没有朋友,没有家人,给了我这时间又有何用?”说罢,又狠狠地喝了一口酒,欲破除心中愤懑。

    令狐冲听完郭靖之言,竟也产生了同感,也灌了一口酒,虽然自己一直生活在山上无忧无虑,但因常常下山也对山下世界略有耳闻。当今天下,老皇帝迟迟不立储君,二皇子、三皇子、六皇子争权夺势,常常争夺附属国的资源,想必郭兄定是某附属国的大将了,也是肝胆侠义之辈,一身高强武艺傍身,往日定是风光无比,现在却落得妻离子散城亡国破的窘地,世事如此无常,想来还是今日有酒今朝醉,不必对这凋零的世道所忧伤。想着又灌了一大口酒,大笑道“今日,与郭兄有缘一起饮酒,又在醉酒之时听了郭兄的心底话,虽萍水相逢,却也是上天的安排,我令狐冲没什么大本事,一心只想着吃酒寻友,笑傲江湖,若郭兄不嫌弃在下,可把我当做家人,虽不能化解郭兄的苦闷,但一起喝喝酒,舞舞剑,赏尽这世间美景岂不快哉乐哉”

    郭靖看向令狐冲俊秀的脸,长长的睫毛里拥着天上的星星,因醉酒而通红的脸颊,为自己在这异世交到这个家人而开心,心里暗下决心,定是要将他当做自己的亲人护他周全。两人再次拼酒,将剩下的酒水全部喝完,终于一起倒在草甸上。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