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清空专用

实力脑坑……坑了就坑了

治安府异事录

第一事:花下长安

第一章:楼安使团

正月十七日,夜里长安城东西市街头熙熙攘攘,欢脱传神的白兔灯和酒楼茶肆小摊贩的红油灯光影交错,卖馄饨的小贩忽得掀起大木盖,大铁勺舀出一团热气,朦朦胧胧里照出一派热闹升平的大唐盛世夜景图。

今日这热闹的长安似与往常相同,却又不同,要说何处不同?从东市最大的酒楼飘香楼的菜牌上得见,从勾栏女院的曼妙舞姿得见,从胭脂香坊脱销的西域香粉得见。涌动的人群隐隐带着某些期待,从西市到东市一路临街的茶楼更是座无虚席。

终于,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密集鼓点震动大地,犹如巨人行进,暗暗地奏起如诉如泣的胡琴声。金刀铁马,一行三人一纵六人的护卫铁骑成守卫状,率先从长安城西门-金光门露出神秘西域国一角。

没人晓得这身穿白衣的俊俏公子是从何而来,白净的脸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狐狸眼,清风朗月,就差一把纸扇,仿佛就是来看热闹的富家公子了。只是身边的灰衣小跟班,有些煞风景,孩子气的长相却背了一把大刀,坠的身子歪歪斜斜,跟着白衣公子艰难的穿行在热闹的人群。

“大人,你看这个像不像你“灰衣跟班指着卖花灯的摊位,一只活灵活现的小狐狸花灯吸引了白衣公子的注意。

”在奂啊“白衣公子看了眼花灯,又看看眼角弯弯的在奂,无奈地摇摇头。

“唉,大人”叫在奂的小跟班悻悻地往白衣公子身边走,撞下了悬挂在花灯车上呲着兔牙的白兔灯,红灯左摇右晃,像一只欢快的兔子在灯光中穿梭移动。

鼓点近了,从西门渐露头角的西域使团沿着市集街道,一路游到东市。先是护卫团,而后被护在中间的两人骑着金披银带的血红色宝马出现。一位锋利健壮不动声色,三十有几,有着西域人特有的深邃相貌,颧骨处有一道长长的疤。是一位将军,通过健壮的身形和这道疤仿佛能得见沙场上横刀立马的英姿。另一位则是刚好相反的春风化雨,是十几岁少年还未长开的模样,略带孩子气的浅蓝瞳色仿佛是嵌在象牙白上的两颗蓝宝石,带着少年人的高傲和娇贵。

“这次楼安国进献,听说是太子与国师率队来的”

“对对,把头的那两个就是,关键是那十名绝色美女什么时候出来,能不能露出个脸让大伙瞧瞧。

“听说那些胡人的女人可辣的很,勾栏女苑几年前有几位胡女,蓝眼睛柳叶腰,勾人的呦”

听着周围市井小民的聊天,黄旼炫勾了勾嘴角。使臣入城的消息散播的快,一个星期前就已经街头巷尾口口相传了,其中珍宝异物猜测,美女英雄传奇讲书,传送激发了市民小贩前所未有的热情,一时间胡风盛行,而这一切是唐王为显示大唐荣耀盛世而做的精心布局,这个局其中就有长安治安府府主黄旼炫的一番功劳。

终于,在护卫最重要的两位使者的长长的保安队列结束后,来自西域的五十人使团踏着西域的靡靡香气和阵阵歌舞从长安西门仆仆而来,一路光怪陆离。五人组成的代表楼安国的火使者成扇形手舞着燃烧的火把而来,中间三位火使者对着火把一口重呼,火柱窜起两尺,引着众人皆惊呼,另外两位火使者从两边将火把接触地面,“呼”的一声,整个东市的街道被火照映,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火路,不见其尽头。

接着,一顶20人抬杠的巨轿隆着密密细纱缓缓而来。纱影曼曼,隐隐约约仿佛能瞧见九位美人端坐,成圆形,人举一把胡乐,发出如泣如诉之异乐,轿前数位舞姬随着摆动,曼妙开路。突然这凄婉的胡乐戛然而止,一声击鼓声响起,只见巨轿背后,一个由五人抬起的圆形木台上,一位头戴红纱的胡女独自击鼓。鼓声振奋,女子先后用手、腿来回击鼓,舞姿刚毅却延展,红纱飘散,俨然就是一位红衣飞天。

沿街百姓纷纷拍手叫好,画工们马不停蹄的记录下这难得一遇的大唐盛景。

之后的队伍就不起眼的多,仿佛漫不经心地随意布置,是由40位商旅文人组成的交流团及其侍卫。有身份的商人们和学士们都躲在马车里,看热闹的人拥挤着追逐华丽的队伍而去,热闹在马队前后形成人流的分割,在这慌乱中左手边第四辆马车一只手拉开了帘子,一个年轻的男人探出头,与站在人群外的黄旼炫对上了眼。大概是刚睡醒,原本是有着有着漂亮鬃毛威风凛凛的狮子,在鬃毛睡乱了后俨然成了刚睡醒的儿童版狮子。大概是和黄旼炫撘眼的原因,男人浅褐色的眼睛突然就笑圆了,耳边丁零当啷的车铃声配合着男人的耳链仿佛是他的笑发出清脆响声,虽然这异族男人看起来友好,黄旼炫狐狸眼却眯成了一条缝儿。

行进的队伍没有停歇,从东市入驿馆,沿街看热闹的人群也渐渐消散,有人走进烟雨楼有人走进飘香楼,人者食色性也。卖馄饨的小贩合上木盖子,挑起扁担,一路走一路吆喝直至声音远去。

出街的中年宫廷画师画完最后一笔,用绣着艳丽花朵的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浮汗,回头还需要再上上色,画师合上画箱让小徒弟拎着板凳准备离开。

“安画师,今天收获如何?”金在奂依旧背着那把大刀,笑咪咪地跟在黄旼炫身后。

“府主,金公子”画师欠了欠身,向黄旼炫问好,黄旼炫点点头,眼神飘在小徒弟的身上。是一个黑发瘦弱的少年,长长的刘海略微挡住了眼睛,年纪轻轻但有些阴郁,默默在画师身后,低着头,尖尖的下颚抵着锁骨,像一只被遗弃的可怜小猫,大概还要长很久才能长大吧。

“今日人多,也只是简单勾勒了大概,回头还有好多补充的地方,完成后请府主和金公子观赏指点”

“安画师是大唐第一画师,您的画哪有我俩指点的地方,相信您这次一定能拿出完美的楼兰进献图,让主上高兴高兴”

“呈金公子吉言了”安画师顿了顿说道“那微臣现行告退了”

“劳烦画师了”黄旼炫颔了颔首,侧身让安画师领着徒弟朝画苑走去。那小徒弟亦步亦趋地跟着师傅,走远了。

“这小徒弟是画苑新人吧,以前没见过”金在奂看出黄旼炫对他格外看了几眼,没头没脑的说着。

“最近长安城里来了很多人”收起笑眼,望着泛冷的月光,黄旼炫发出指令“去查查商团第一列第四排打头的马车里是何人”

“是”金在奂闻之也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恭敬地回答到。

“大概是闻到了什么味道吧,有些蠢蠢欲动呢。” 

PS:灵感来源王者荣耀(狄仁杰·李白)探长·刀客


评论(9)

热度(34)